廣州迷你小鏡子聯盟

大家對法官的3個最大誤解

只看樓主 收藏 回復
  • - -
樓主
  

【新微友】點標題下面“普法資訊”快速關注。【老微友】點擊右上角按鈕,可轉發或分享此篇文章。送人玫瑰,手有余香。

本文由北京市盈科(廣州)律師事務所 陳一天律師團隊整理編輯。陳一天律師電話18818861521 微信賬號:LawyerV

  

即使是經常和法官打交道的律師,也不一定敢說十分了解這個群體。法院的中立性決定了法官理應保持“神秘性”,但司法要公開透明、要獲取全社會的信任,法官就不能隔絕于世,甚至甘心被誤解。好多網友想要了解法官的職業生態,這些法官、律師的回答或許有助于我們消除誤解,認識真實的法官。今日,為您推薦大家對法官最大的3個誤解。

  

誤解一:法官的待遇好或者灰色收入多

  

邵華胤:

  

首先說經濟待遇。這個簡單,直接曬我收入就行。一個中部地區某國家級貧困縣基層法院的普通法官,工資獎金津貼等等所有收入算下來,平均每個月2K3。給個更加直觀的比照,目前本地商品房均價3K2(我們這個縣的商品房開發相對滯后,房價在全市范圍內屬于偏低。鄰縣房價均3K5-4K上下不等)。法官經濟待遇和地方財政好壞是緊密關聯的,隔壁縣和我同時進入法院系統的同事月收入有3K+。

  

其次說說政治待遇。我所在法庭目前的負責人也就是我的直接上司,目前年紀45周歲,在法院工齡20+年,在法庭負責有八年之久,但一直未能名正言順地走上庭長崗位,原因就是根據某文件規定法庭庭長享受副科級待遇,但我們法院很難從縣委縣政府獲得副科級干部名額。而這一狀況其實在全國也是普遍存在的。當然法院院長在縣里是否有足夠的能力、魄力也是決定基層干部政治待遇的很重要很重要的因素。

  

最后說說灰色收入吧。首先想說的是這個問題其實因人而異,有些法官原則性很強,自己的道德標準也比較高,雖然實際上生活過得挺緊張,但是基本不會有任何灰色收入,最多偶爾會有一些做律師的朋友會在節假日請吃餐飯,散一包煙。但也有的法官素質實際較低,經常通過拖辦案件、卡放執行款等等手段明拿暗敲,不過這類型的人也是很少很少的。不過灰色收入本身也不在明處,可能會有一些我沒有看見的。

  

Sinran:

  

腐敗問題肯定有,但不占多數。

  

跟其他政府實權部門(國資委、交通局、稅務部門)相比,法官貪污的數額簡直是大巫見小巫了。然而,“鑒于司法是社會公正最后一道防線”,司法腐敗所造成的社會惡劣影響更大。

  

誤解二:法官的權力大

  

邵華胤:

  

法官的權力說大也確實很大,大到決定一個人的生死,小到決定一段姻緣的去留。況且從法律規定上來說法官也應該是獨立行使審判權的。但是法官的權力也是受各種限制的,首先法官行使的是法律賦予的權力,所以權力有法律規范的限制,如果有法律明確規定的,法官不可能枉法裁判,否則可能導致身陷囹圄。

  

其次法院的裁判從整體來看是個體系或者說機制結果,案件從事實認定、證據采信、法律適用等等都會受到雙方當事人監督。從程序上可能經過一審二審又或是再審的監督,從法院內部會有案件質量評查程序,有監察室和審判監督部門的監督,從法院外部還有檢察院的抗訴以及黨委政法委的監督。這些隸屬不同程序,不同部門,不同性質的監督多少都能保障案件的相對公正。之所以我要說相對公正,是因為就個案來言,不同的法官可能對法律的理解有些許偏差,加上很多老法官過去并非法學科班出生,對法律的理解和掌握程度參差不齊從而導致案件的處理有些許差異。

  

最后必須說,法官對一些案件的一些情況是具有自由裁量權的,但是現在大部分法官的自由裁量權都被限制在很小的范圍之內。就我了解的刑事法官來說,真正在他們手上的自由裁量權估計在總刑期的10%左右(當然根據具體案件有所區別)。

  

毛姍姍:

  

首先,法官的權力取決于你所在的地域、法院層級以及在何種審判業務庭。顯然,在民庭,法官的壓力比刑庭小得多,因此其自由裁量的空間也大。就我所在的民四庭,如碰到一個較為復雜的案子,法官們合議將不止一次,并且如有不同意見,都必須在合議庭筆錄上列明,再按照少數服從多數的原則進行。不會因為審判長持少數意見,承辦法官就妥協,最終形成多數意見后,主審法官需找庭長或副庭簽發,而庭長也會對該判決書做出進一步審核,甚至寫明修改意見,讓主審法官或合議庭繼續討論,直至這個判決書準確無誤。

  

當然,中院因時間有限和案件數量過多的因素,合議會流于形式,因此,在遇到拿不準的案子,又無足夠時間進行研究的情況下,請示對他們而言是相對保險又快捷的方法,不然發回重審或改判對下級法院來說就相當苦逼了。

  

其次,總體而言,南方法官自由裁量較北方大(北京應該可以除外),因為南方法院受行政干預較北方小得多。

  

誤解三:法官的業務水平差

  

Raymond Wang:

  

有很多人認為中國法官的業務水平很爛(已經被很多公開的判決書證明),但也有人根據近距離接觸,發現不少資深法官的水平相當高,不管是他們寫的書還是參加研討會,不比大學教授和大牌律師差啊。我和一些同行的感受是,業務水平高的法官,就像“黑哨”兼“金哨”陸俊,即便是接受了賄賂,寫出的判決也很難找到破綻。而很多被大家認為是黑哨的法官其實是業務水平太差,或者是工作態度比較糟糕。

  

形成這種水平參差不齊的原因,主要在于中國法官的來源是非常不同的,有一部分畢業于正規法學院校,另一部分則來自各種渠道,包括托關系走后門等。并不是說沒念過法律系就不能當法官,在法律人才不足的特定歷史階段也有合理性,但應該用更嚴格的考核機制淘汰不合格的法官。比較令人擔心的是,目前很多法院做到領導崗位的,有不少都是非科班出身且業務能力較差的那一批人。

  

我一直覺得,在公務員隊伍中,法官的腐敗并不如那些有項目審批權的官員嚴重,從已被查處的法官來看,無論是金額還是情節其實都低于平均水平,和國土局、公安局根本沒法比。但法官隊伍自身的非專業化和來自其他方面的干擾,令整個行業很難得到公眾的信任,社會聲譽還不如其他部門。其實律師也有同樣的問題。

  

如果說公眾產生了“誤解”,一定有原因的。

  

雷鵬:

  

規律是,等級越高的法院,法官水平普遍更高,有些法官的法律能力絕對超出你的想象。現在法院審判業務部門的辦案人員平均年齡大概35-40歲,大部分是受過正規法律訓練的(當然也有極少數以前留下來的軍轉干部等)。現在復轉軍人進法院的,很少能進審判業務部門(除非通過司法考試),否則一般都在后勤部門、綜合部門,并不直接辦案。首席大法官的問題,再說一遍這里不是美國,嚴格地說他就不該叫首席法官,所以他有沒有法律知識并不重要。當然,目前法官的專業化程度確實是不夠的,和英美國家有很大差距,這需要時間。


舉報 | 1樓 回復
王者荣耀高校联赛